主页 > G逸生活 >翻译侦探事务所:伪译解密!台湾戒严时期翻译怪象大公开 >



翻译侦探事务所:伪译解密!台湾戒严时期翻译怪象大公开

2020-07-31

书名:翻译侦探事务所:伪译解密!台湾戒严时期翻译怪象大公开作者:赖慈芸 出版社:蔚蓝文化 出版日期:2017/01/05http://www.books.com.tw/products/0010739785

翻译侦探事务所:伪译解密!台湾戒严时期翻译怪象大公开

台湾战后十余年间的重要译者,几乎都是所谓的外省人,即出生在大陆,在一九四六到一九四九年间来台。译者背景几乎全数是军公教或流亡学生;任教的最多,其次为各种公职或国营企业。他们刚来台湾的时候,都以为是暂时的,没想到就像上了「飞行荷兰人号」一样,永远无法靠岸回家,只能埋骨异乡,而且半数都在美国终老。沈樱、思果、张秀亚、夏济安等都是。

译者的省籍比例完全不符合人口比例。战后台湾人口约六百万,来台的外省人号称百万,但户籍比台籍混乱许多,难以确切统计,何况有偷偷返回大陆的,有「被失蹤」的,也有很多人又继续逃往美国等地,其实很多学者估算都不足百万。就以百万计算好了,大约也只佔当时人口七分之一。但以战后到一九六五年间,台湾发行的翻译作品单行本来计算,外省籍译者比例高达九成五以上。

主因当然是语言。简单来说,白话文运动以前,台湾与其他中国地区一样,说各地的方言,但使用同样的书写文字,即文言文。白话文运动发生于一九一○年代,当时台湾已成日本属地,虽然日本殖民政府并未禁用汉文,但汉文私塾教的还是文言文。所以等到一九四五年,台湾人与其他中国人就有严重了语言隔阂,不只是台湾人习用日文的问题,还有白话文的问题。白话文以北方官话为基础,「我手写我口」,说不好就写不好;台湾人多为闽粤之后,本来就不在北方官话通行区,一下子又要学北方话,又要写,困难重重。翻译一般都是把外语译为母语,台湾译者却面临外语译外语(白话文)的尴尬处境,难怪初期能跨越语言障碍的译者甚少。

除了语言之外,还有人脉关係。译者和作家一样,赞助者很重要。一本书由谁委託谁翻译、怎幺翻译,都和人脉有很大的关係。战后出版社有些是上海来台开设分公司的,像商务、世界、启明、开明等;也有外省人新开设的,像新兴、大中国、大业、明华、文星等。因此很自然地,这些出版社主要的译者人脉都是流亡的外省人。但这些译者虽以军公教为主,命运似乎也与国民党绑在一起,但他们未必都支持政府,有人因白色恐怖入狱,有人被限制自由,他们若有机会,也都是要逃到美国去的。

这一卷写了一些译者的故事,大多是流亡译者,只有英若诚和郁飞是大陆译者。

译者与白色恐怖

台湾在一九六○年代出版的世界儿童文学,从日文转译的甚多,东方的少年世界文学几乎都是由日文转译。民国五十一年国语书店的《黑奴魂》(汤姆叔叔的小屋),一看封面就知道是讲谈社的,查了日本国会图书馆的目录确认,买到日文书,确认封面、序、目录、人物介绍、插图、解说都是从日文译的,源头是一九六一年吉田甲子太郎翻译的《アンクル.トム物语》。

翻译侦探事务所:伪译解密!台湾戒严时期翻译怪象大公开

特别的是,中文译者吴瑞炯是白色恐怖的受害者。吴瑞炯是苗栗人,生于一九二九年,一九五一年因李建章叛乱案被判刑十年。所以一九六一年出狱,一九六二年就从日文翻译了这本《黑奴魂》。吴瑞炯不只翻译这本儿童读物,还有一本《顽童流浪记》(哈克历险记)也是他翻译的,译自佐佐木邦的《ハックルベリ—の冒险》。《顽童流浪记》没有出版年(文化图书这套书是直接承接国语书店的,但都没有出版年),但序言中说:「美国人都很骄傲有了马克屯。他死到现在已经五十多年了。」马克吐温卒于一九一○年,五十多年应该是一九六○年代,所以推测吴瑞炯这两本译作大概都是一九六○年代早期翻译的,也就是他刚出狱不久的时候。序言的这句话直接译自佐佐木邦:「アメリカ人はマ—ク.トウユ—ンを夸りとしています。亡くなってから、もう四十年になりますが」,佐佐木邦是一九五一年写的,当时距离马克吐温过世是四十年左右;吴瑞炯晚了十几年翻译,所以自己加了十几年,就变成「五十多年」。

《黑奴魂》后来在文化图书出版时改名为《黑人汤姆奋斗记》,改署名「忆深」。如果「忆深」是吴瑞炯的笔名,那另外一本《孤星泪》可能也出自他的手笔。《孤星泪》译自池田宣政的《ああ无情》,也是讲谈社的,序言提到「『孤星泪』这一本书,是九十年前法国大文豪维多利亚.雨果……」,译自池田宣政的前言:「『ああ无情』は、今からおよそ八十年前」。池田宣政写于一九五○年,所以译者「忆深」(吴瑞炯?)也很贴心的多加十年。只是LesMiserables初版于一八六二年,到一九五○年应该差不多九十年了,可能是池田宣政计算错误才导致中文版本的年代也有十年的误差。

这位译者吴瑞炯可能是在一九六○年代刚出狱时,凭藉着自己熟悉的日文翻译了这两本或三本儿童读物,之后就去开公司做生意了。到一九八七年才又以「吴桑」的笔名帮希代出版社翻译日本推理小说,包括土屋隆夫的《危险的童话》和西村京太郎的《东京地下铁杀人事件》等四本;还有一本故乡出版社的企业小说《核能风波》。

而因白色恐怖入狱过的译者,还有:

1.许昭荣(1928-2008):屏东人,因主张台独被判刑十年,一九六八年出狱。在狱期间,蒙新生报副主编童尚经(1917-1972)寄送日文版的《世界民间故事》,翻译后连载于「新生儿童」副刊,后来结集出版了《世界民间故事》三册,由水牛出版。童尚经是江苏人,一九六九年因侮辱元首被捕,一九七二年枪决。许昭荣自己则因政府漠视台籍老兵问题,于二○○八年自焚身亡。

2.姚一苇(1929-1997):江西人,一九五一因匪谍郭宗亮案入狱七个月,在狱中学会日文(想来是跟台籍政治犯做语言交换学来的?)。一九五三年翻译《汤姆历险记》,正中书局出版。因当时台湾旧书店尚有大量日文翻译的剧本,学会日文后即大量阅读日译本,后来成为戏剧大师,创作多种剧本。

3.张时(张以淮,1929-2006):福建人,四六事件时为台大学生,帮助同学偷渡到大陆,一九五一年被捕,入狱五年。在狱中勤学英语,出狱后翻译甚勤,一共译了一百多本小说,过世后由家属捐给台大图书馆收藏。皇冠有很多罗曼史是他翻译的,像是《彭庄新娘》、《蓝庄佳人》、《孟园疑云》等都是。他翻译的《受难曲:孟德尔逊传》是我小时候非常喜爱的一本书。

4.糜文开(1908-1983):江苏无锡人,外交官,一九四○年代长驻印度,也在印度国际大学哲学系研究,与印度渊源甚深。一九四九年局势混乱,他在香港开了一家印度研究社,出版自己译的《奈都夫人诗全集》、《莎毘妲罗》、《泰戈尔诗集》等书。其实这是迫于局势:糜文开在一九四八年译完《奈都夫人诗全集》,还跟作者奈都夫人合照,奈都夫人也写了几句给中文读者的话,又请驻印度大使罗家伦写序,一切準备妥当,寄去上海商务。等到上海商务通过出版,时局已乱,上海商务说不能出了,糜文开无可奈何,加上奈都夫人于一九四九年三月过世,让他觉得不出这本诗集似乎对不起女诗人,只好自己开起出版社来。《漂鸟集》也是一九四八年在印度新德里就译好了,封面也是罗家伦题的字。糜文开一九五三年来台,继续当外交官,也在大学教印度文学,林文月就上过他的课。一九七○年他派驻菲律宾时,因崔小萍共谍案被牵连,从菲律宾押解回台,入狱一年多。

5.柏杨(郭衣洞,1920-2008):河南人,一九六八因翻译大力水手漫画,以「侮辱元首」等罪入狱,判刑十二年,实际服刑九年,一九七七出狱。柏杨是作家,没有什幺译作,但却是因翻译而入狱。那漫画情节还蛮长的,就是大力水手父子二人流落荒岛,大力水手说我是皇帝你就是太子,儿子说咱不如来选总统吧,明显讽刺蒋氏父子,就此因侮辱元首罪名入狱多年。这个故事很多人知道,但看判决书内容,其实情治单位想抓柏杨已经很久了,翻译漫画只是给他们一个藉口抓人而已。

6.朱传誉(1927-2003):江苏镇江人,一九五七因美军枪杀刘自然案的示威报导,被判三年感化。一九六九年,在主编的《中国文选》选录中共将军书信,又因「为匪宣传」入狱三年半。他在世新、政大教书,翻译过不少童书,像是E.B.White的《小老鼠历险记》(小不点斯图尔特)、《小猪与蜘蛛》(夏绿蒂的网)、《小胖熊遇救》(小熊维尼),也把很多古典文学改写成儿童版,成了儿童文学作家。

7.纪裕常(1915-?):河北安国人,一九六六因叛乱罪判刑十年,服刑七年。一九五九年与何欣合译《奇异的果实》,但后来再版时只署名何欣一人。

8.卢兆麟(1929-2007):台湾彰化人,一九五○年就读师範学院(今师大)时因四六事件被捕过一次,一九五○又因借书给朋友,被渲染为「卢兆麟叛乱案」首谋,判无期徒刑,一九七五年才减刑出狱。译作有《日本产业结构的远景》、《大脑潜能VS自然疗法》、《右脑智力革命》、《时间管理法》等多本非文学类的日文书籍。

9.方振渊(1928-)(注释1):台湾嘉义人,一九五四年因庄水清匪谍案入狱七年,时为高雄三民国中教员。出狱后创统一翻译社,至今仍是台湾数一数二的翻译公司。方先生长期担任台湾翻译学会理事,虽年事已高,仍常常亲自出席学会的理事会。

10.胡子丹(1929-):安徽芜湖人,一九四九年因「海军永昌舰陈明诚案」被捕,判刑十年。在绿岛苦读英文,出狱后开设国际翻译社,自己翻译过《牛顿传》、《左拉传》、《华盛顿传》等名人传记,也有《如何创造自己》、《幸福生活的信念》这种励志书籍。胡老先生是台北市翻译同业公会的第一任理事长,二○○七年曾又回锅再任理事长。前几年在一些翻译研讨会上还可以见到他的身影。

11.詹天增(1938-1970年)(注释2):台北金山人,一九六一年因发表台湾独立言论,遭判刑十二年。在狱期间,曾从日文杂誌翻译文章投稿《拾穗》杂誌,如日本总理夫人佐藤宽子的〈首相夫人甘苦谈〉。一九七○年领导泰源监狱革命而被枪毙。

前述姚一苇与张时也都在《拾穗》上发表过译作。其他在《拾穗》上投稿译作的政治犯还有:

•施珍(1924-?):浙江崇德人,一九五五年因在神户投书,被当局视为「歪曲描写孙立人事件」,判刑十五年。邬来(1936-):广东台山人,一九五二年向同事「宣扬人民公社」,判刑十四年。•谭浩(?):江苏吴县人,海军,一九五○年因海军联荣舰在香港投共,判刑二十年。•古满兴(1919-):台湾苗栗人,一九四九年因萧春进事件入狱,判刑二十四年。•施明正(1935-1988):台湾高雄人,一九六一年受弟弟施明德牵连入狱五年。一九八八年声援施明德绝食而死。•卢庆秀(1929-):台湾屏东人,一九五一年涉入「省工委会案」,判无期徒刑,一九七六年减刑出狱。•林振霆(?):一九五七年驻台美军枪杀台湾人刘自然,引发示威,林振霆在现场报导,被控扭曲事实,打击民心士气,判刑无期徒刑,最后服刑二十七年。

此外,殷海光虽没有繫狱,但长期被监视控管,形同软禁。他翻译海耶克的《到奴役之路》;一九六七年海耶克访台,他却被当局阻挡不能与作者见面。何欣是何容的儿子,帮国立编译馆、国语日报译书的,但年轻时与左派文人多有来往,也是长怀惴惴。郑树森在回忆录《结缘两地》透露,何欣曾多次申请赴美,当局始终不准。又说,《大学杂誌》专门出版大陆「匪书」的万年青文库,其中有一本冯亦代翻译的《现代美国文艺思潮》,就是何欣借给他的私人藏书。万年青文库很快就被警总盯上,不到一年就收了。黎烈文在大陆时期就批评国民党,戒严期间多次被警总传讯问话,他因害怕惹祸,把鲁迅送给他的一些私人物品都烧了。孟十还(1908-?)是留学俄国的,跟鲁迅合译过果戈里,但戒严期间,他翻译的《果戈里是怎样写作的》被列于禁书名单上,他在政大教书,对岸也不承认他的译作,好好一个俄文翻译人才,一辈子都不敢再翻译,退休后在美国终老。金溟若(1905-1970)从小在日本长大,跟鲁迅交好,来台后因为坚持不加入国民党,丢掉中华日报的工作,还得常常去警总报到。川端康成得到诺贝尔奖之后,台湾多家出版社争相出版川端的作品,金溟若也翻译了《雪乡》;根据金溟若之子金恆炜说法,川端康成访台时,特别向接待单位询问金溟若,当局却不让金溟若见川端康成。可说白色恐怖的阴影随时笼罩在这些文人头上。

白色恐怖时期,本省籍和外省籍青年很多人入狱,他们出狱后谋生不易,许多人先靠翻译谋生,有人后来转职,也有些人就一直译下去。一九六六年创办儿童文学杂誌《王子》半月刊的蔡焜霖也是政治犯,曾入狱十年。这份杂誌初期的日文味道很重,很多作品应该是从日文翻译,但翻译方式很特别,常常是由懂日语的老一辈口述,由年轻一辈的译者写下中文,有点像林纾的翻译方式(注释3),这种翻译有时难以进行文本比对研究。也有不少在翻译社或私人企业担任实务口笔译工作,也比较难以提出译文研究。虽然我们做翻译研究时偏重有文本的翻译,尤其是文学翻译,但这些译者也都算是广义的译者,因此本文也同时向这些受白色恐怖牵连的前辈译者致意。

注释

1.方振渊与胡子丹两位,部分资料参考李桢祥着,〈政治犯狱中苦读,催生国内翻译社〉一文,谨此致谢。2.投稿《拾穗》的政治犯译者,资料多取自台湾师範大学翻译研究所博士张思婷未出版的博士论文:《台湾戒严时期的翻译与政治:以《拾穗》杂誌为例》(2016),谨此致谢。3.《王子》半月刊的资料,部分取自台东大学儿童文学研究所林素芬的硕士论文《「王子」半月刊与王子出版社研究》(2010),谨此致谢。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推荐
小编推荐
申博太阳城_万博官方体育网站|便民生活常识|最新时尚信息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贵宾厅APP下载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870850金沙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