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X生活历 >忆马悦然 陆学者:他推广两岸文学作品不遗余力 >



忆马悦然 陆学者:他推广两岸文学作品不遗余力

2020-07-09

着名汉学家马悦然瑞典时间17日辞世。曾与他有过交往的中国文学学者陈思和说,马悦然对于中国文学的诚恳和热情令人印象深刻,他对翻译和推广两岸的文学作品不遗余力。

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陈思和今天接受中央社记者採访,回顾与马悦然的互动并评价马悦然对中国文学的贡献。他首先说了一个跟台湾诗人罗门有关的故事。

1996年,陈思和和作家余华等人到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开会,期间受邀到马悦然的家里。聊天时得知马悦然正在翻译一本台湾的诗选,有痖弦、商禽等诗人的作品,「我提醒他,台湾还有一位诗人叫罗门,很优秀的」,马悦然立刻记下他的名字。

过两天,陈思和回到上海,写信给罗门,要他寄诗集给马悦然参考,岂知马悦然已早他一步,透过联合报联繫上罗门。

陈思和以此为例,说马悦然这样一个忙碌的诺贝尔文学奖评委、又是享有崇高地位的汉学家,「未必要理我」,但却把这样的事放在心上,而且动作很快。

陈思和说,从这件事便能看出马悦然非常诚恳、认真,他对中国文学、台湾文学的推荐不遗余力,充满了热情,希望让世界知道这些作品。

2005年,陈思和担任复旦大学中文系主任及「上海文学」杂誌的主编,邀请马悦然夫妇到复旦作客。期间马悦然讲了两次关于汉诗的课,「他自己朗诵,讲得好极了」。马悦然用汉语写下的短篇小说,还刊登在「上海文学」。

法籍华裔作家高行健2000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。当时在复旦的演讲上,曾有学生问马悦然,为什幺中国人没有得到诺贝尔文学奖。马悦然回答:「诺贝尔文学奖从来不问哪一个国家应该得奖,只考虑好作品有没有得奖。」

陈思和解释,马悦然对中国文学一往情深,但这样的表述,更明确了诺贝尔文学奖的範畴。

马悦然是诺贝尔文学奖评委里唯一一位精通中文的人,在华人的「诺奖情结」下,他曾多次对媒体表示,中国有很多好的文学作品,但没有足够多的翻译让海外认识。

陈思和说,马悦然对于中国文学走进世界有很大贡献,毕竟诺贝尔文学奖受到举世瞩目,马悦然对中国文学的推荐是举足轻重的。

曾有另一名瑞典的诺奖评委告诉陈思和,第一个进入诺贝尔文学奖入围的中国作家是1988年的沈从文,但同年5月沈从文过世,此事就没有再进行下去。

不管是沈从文、高行健、还是2012年获奖的莫言,陈思和说,这一定都是马悦然推荐的。马悦然将沈从文的「边城」、高行健的「灵山」翻译成瑞典文,对于莫言的获奖也做了很多努力。

记者曾在2008年底透过书面访问马悦然,问他如何看待诺贝尔文学奖终身评委这份工作,内容刊在2009年2月的「全球中央」杂誌。

当时马悦然回覆:「作为瑞典学院的院士,阅读文学着作是我的义务。这义务常常叫我很快乐,有时候我对我该读的书没有多大的兴趣,可是非读不可。」

马悦然1924年出生于瑞典,1946年随瑞典汉学家高本汉学习中文,两年后到四川调查方言,第一任妻子陈宁祖是四川人。

他曾说中文是他的第二母语,四川是他的第二故乡,后来他也成为台湾的女婿,第二任妻子是曾任报社记者的陈文芬。2019年10月17日马悦然在瑞典过世,享寿95岁。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推荐
小编推荐
申博太阳城_万博官方体育网站|便民生活常识|最新时尚信息|网站地图 申博sunbet真人现场 菲律宾申博太阳游戏